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吴所求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

 
 
 

日志

 
 

【原创】母亲,我人生的路碑 (散文)  

2009-11-06 13:24:20|  分类: 亲情无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我人生的路碑­  (散文)

 我的母亲是个不识字的农家妇女。虽然她没进过学堂门,也不懂得深奥的大道理,但她敬重读书人,懂得知识的份量。“多读文书胜斗坵,不用耕种自然收。白日不怕人来借,晚上不怕贼来偷”的诗句便是孩提时代她烙在我心坎上的,我至今总是忘不了。 ­

 母亲养育我们姐弟五个自然不易,然而更让乡邻无法理解的是,在那个苦涩刚刚结束的年代,凭着母亲的韧性和父亲的执着,她居然和父亲靠耕种几亩刚刚分到的责任田的微薄的收入,供我们姐弟五人上学念书。看着母亲过早衰退的容颜和日复一日忙碌奔波的单薄身影,作为长女的姐姐心酸后悔而又无可奈何,而懵懂顽劣的我竟全然不觉。母亲烦忧的时候也满腹怨气,嘴上时不是唠叨让姐姐辍学在家挣工分抢口粮,但骨子里迫切地希望她的五个孩子都能出人头地。 ­

 那时困扰着姐姐的最大难题就是:上学,挣工分?挣工分,上学?姐姐常想:我为什么不能像村里同龄的女孩那样回家帮母亲一把? ­

 一次,姐姐对母亲说:“大(我们这里方言称母亲为“大”),我不想念书,学校太苦了。在家跟姐妹们一起多好玩哩。再说,伯(指父亲)身子也不好……”姐姐说这话时,没敢看母亲。“么回事,不想念?是不是跟不上啦?母亲似乎察觉出了什么,“J丫,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啦,你伤娘的心哟。”母亲哭了,好伤心。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没为儿女之事哭过。我怔住了,姐姐双手捂着脸哭着跑进了房里。从此,姐姐再也没敢提这事了。 ­

 沉重的日子犹如呜咽流逝的河水,艰难、曲折、单调而又永无休止。我发现,岁月的流逝除了给母亲荒凉的额头刻上陌生的皱纹和扭曲了她那曾经像白杨树一般挺拔的脊梁以外,仍然没能改变我那家大口阔的困窘生活。房下的大婶二娘们不止一次告诉过我,为了供我们姐弟五个读上书,在父亲迫于生计外出“搞副业”的那些日子,母亲不知干过多少村里体弱的男人们望而生畏的苦活脏活,可她天生的倔强要强,从不愿给别人添一丝麻烦,更不能容忍自己和我们作出半点失格的事。 ­

 我和姐姐高中快毕业的那年,老天爷赐给庄稼人一个丰收的秋天。田地里的庄稼收割完了,而山坡、田埂、地头、塘边,绿中泛红的油桐子仍然耀眼地高挂在还没有分到农户的树枝上,向庄稼人和我们这些少年发出成熟而又充满诱惑的憨笑。我经不住挂在油桐树上采摘油桐子时神气十足的村里同龄娃的诱惑,直奔不远处地坎上一棵枝叶稠密的油桐树…… ­

 落日的余晖给淡淡的远山和空寂的沃野披上了绚丽柔和的红纱。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已默默地站在我的身后,犀利的目光犹如这深秋傍晚的风,冰凉地刺着我惶恐的心。我发现母亲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冷峻。“傻儿,谁借你的贼胆,让你干这丢人现眼的事?滚下来,看我回去收拾你!”我当然没能逃过一顿责打。事后,母亲平静地对我们姐弟伍说:“你们都跟我听好,再穷也不在乎搞那几个钱。不是咱的东西,大不稀罕。穷不能失志啊!我跟你伯啥时做过丢脸的事?”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和忧虑的眼神,一股热流冲溢着我的眼眶。

 两年的高中生活终于熬穿了。令人欣慰的是,我们没有让母亲失望。1979年,姐姐和我分别考取了大学和中专,在我们村方圆几十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母亲心底的高兴劲儿自不必说,然而,她并没有因为过分的欣喜而觉得高人一等,更没有不少乡下人那种因子女们的得志从此便骄横跋扈的浅薄。面对乡邻们的溢美之辞,她总是那句谦卑的话:“这还不是得了村上村下老幼尊卑的帮助哩。” ­

 那一年的秋天,还有一段小小的插曲让我终身难忘。送走了姐姐进入武汉一所颇负盛名的高校后,直到九月中旬,我还迟迟没能接到入学通知书。一向顽劣的我像霜打蔫了的茄子,呆在家里,整天不是冲父母吼叫,就是冲弟妹耍横,有时成天倒在床上不思茶饭,蒙头大睡。母亲怎能不了解儿子的心思呢?她便好言劝慰。有句刻骨铭心的话如今想起,晃如昨日:“等等,再等等,兴许这一两天通知就到。退一万步说,你还不到十六岁,今年就是录掉了,再复读一年,你一定能考个好大学。大供你们俩加起来四年都挺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多供你这一年。你说呢?”当时,内向的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鼻子酸酸的…… ­

 岁月如歌。转眼间,母亲已年近耳顺之年,家境也大有好转,可是,母亲仍守着她和父亲的那份曾经洒下过无数汗水的田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尽管我和姐姐每次劝她接她到城里居住,可她和父亲住不了多久就说城里城里空气不如乡下新鲜而执意要回乡下。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又能说什么呢? ­

 忽然想起了以前母亲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现在,我们还能动,尽量不拖累你们。再说你们工作时间不长,工资也不高。等哪一天我们真的不能动了,再说吧。”现在,母亲已年近古稀,我们姐弟五个也各自成家立业在外,虽说母亲跟他们在大城市颐养天年,但我对母亲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歉疚。 ­

 那么,就让我从一位诗人写就的一首题为《母亲》的诗中顺手摘录几句诗,献给我寿辰在即的亲爱的母亲,算是我寄给她老人家的一份祝福吧——  ­

               母亲活着 ­

               我生活在她的心内 ­

               她的身躯

                                             是我人生的路碑……
                  (中国作家官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13/2013-11-19/95349.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