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吴所求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

 
 
 

日志

 
 

【原创】风水宝地(小说)  

2010-01-20 11:52:12|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 水 宝 地 (小说)­

               ­                           一 ­

         田冲是闻名遐尔的风水宝地。 ­

         说来你也许不信,据田氏族谱记载,历史上田冲曾经出过两名进士,三名举人,七名秀才。拿村北田成鸿老先生家来说,田老先生的祖父田德沛字昊之,是大清同治年间的进士,官至一方知县;父亲田雷字苍轩,是光绪31年的举人。田成鸿字少桑,虽只是民国初年一个读书讲学的近乎落魄的书生,但田老先生风流儒雅,谈吐不俗,仍不失为一方名士。解放后,田老先生虽也曾蒙垢受辱,但每每总是逢凶化吉,躲过数劫;改革开放以后,田老先生家更是人丁兴旺,四世同堂,前前后后,四个孙儿孙女分别考进大学。远乡近族,人们饭后茶余谈起田老先生一家,无不瞠目结舌,惊讶万分:这田老先生家真是邪门! ­

        田老先生家光耀的门眉,辉煌的历史,个中玄机别人可能不知,但田成光老汉心知肚明。田老汉是这样解释的。 ­

        田冲坐西面东,西乃蟒山,又曰封山,是田冲的靠山。此山形似巨蟒,凌空北向。山上百年老松,苍郁沉雄;藤萝荆棘,蛇难爬行。全村地势,北高南低,村随山势。田老先生家正居村北,恰似巨蟒之首。村北水库,波清浪碧。村前是长长山岗,沃土如珍,名曰龙岗,顺势而下,田冲祖先尸骨,皆葬于龙岗。龙岗再往东又是一层大山,名曰飞马山。田老先生百年老屋的门檐就正好对着飞马山的马首。田冲本乃风水宝地,才人代出,而田老先生占绝一村钟灵,满冲毓秀,焉有不旺之理? ­

        田成光老汉家在田冲最南端,其祖父之父也曾中过举人,可是往下几代,家道中落,虽然也出过读书人,但终没有一个出人投地。与村北的田老先生比比,田老汉心里很有些别扭。但田老汉是古稀之人,且与田老先生是莫逆神交,打从小时候同桌念私塾起,田老汉就把田老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如今儿孙无能而嫉恨他人,岂不有失长者风范而反遭世人哂笑?田老汉这点自然不会失控,虽然他看着整天蔫头蔫脑从田到地、苦着脸进进出出的儿孙们心里就闷得慌。 ­

   ­

                                                   二 ­

        这一年的清明节很暖和。田冲人早早吃过饭便挎着香袋拎着鞭炮上龙岗。田冲乃诗书礼仪之族,忠厚孝悌之邦。清明节到先祖墓地扫墓祭祖、安抚亡灵,便是天经地义、马虎不得的大事。 ­

        清晨,田老汉躺在床上便吩咐次子:“清发,利索点,上坟哩。”田老汉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和支气管炎。春天一到,旧疾复发,常卧床难行。 ­

        次子田清发嗡声嗡气地答道:“晓得。” ­

        过了半个时辰,清发还在家磨磨蹭蹭,田老汉咳嗽着催促:“清发,怎么还不上坟?盈儿,去看看你大伯小父那边怎么样。”田小盈是田老汉的二房长孙,现在正念高中。 ­

        日上中天,清发仍未出门。田老汉在房里愤然怒吼:“清发你这畜生没吃猪肉没看到猪走,你是存心要气死我吗?你没听到外边这么热闹?”龙岗上脆响的的鞭炮声震乱了田老汉焦急的心。他忍不住支撑着衰枯的身架终于爬起了床;“盈儿,你也去,拜拜祖宗,保你考大学哩。” ­

        田小盈似乎不屑:“我有事。” ­

        田老汉大吃一惊。田小盈素日最得田老汉宠爱,也最听田老汉的话,现在如此要事,竟然顶撞爷爷,田老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啥事?啥事有这事大,你去不去?” ­

        田小盈看着爷爷猴急的样子,又可怜又好笑:“好好好,我去我去。”田小盈“哼”了一声随父亲田清发上了龙岗。 ­

        这时,田老先生拄着拐杖来到了田老汉家,看到田老汉余怒未消,忙问:“何事大动干戈,成光老弟?” ­

       “少桑兄,我怎么就养了这些不忠不孝的孽子孽孙啊。”田老汉似乎找到了诉苦的知音。 ­

       “成光弟,有事慢讲。” ­

        田老汉喋喋感慨:“造孽造孽。” ­

        田老先生听了田老汉的诉说,声如铜钟,朗声大笑:“成光弟,大可不必啊,风烛残年之人投个自在也就得了。儿孙之事你管得尽?只要他们良心过得去也就算了。” ­

        龙岗上,田老汉的儿孙们先后在祖宗坟前,虔诚庄重地烧过纸钱叩过响头放过长鞭,很是热闹了一阵子。 ­

        田清发说:“烈祖烈宗在上,逢年过节,也没什么给你,这点钱你拿去用了吧。” ­

        田小盈忍俊不禁,接过父亲的话茬:“今年是个荒年,这点钱您老别嫌少。您老人家得节约点,不够花您就在那边先借点儿,明年收成好时我们一定补上。” ­

        田清发恶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

        田老先生走后,田老汉还是迈着颤魏魏的步子上了龙岗。他在几位先人的墓前一一叩过头后呆了一会儿。最后,他又艰难地爬上高处田老先生的祖父和父亲的墓前晃悠。田老先生的父亲田雷的坟茔在龙岗正中的阳坡上,坐北朝南,一冲景观尽在这位昔日举人的眼中。田老汉惊奇地发现,这田举人坟茔的上下左右荒冢遍布,荆棘野草枯而刚荣,而唯独田举人坟墓四周,野草墨绿,苔藓似毯,脚踏其上,湿润柔软。这可就怪了,龙岗之上何以如此有别?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地脉之灵气了。——难怪田老先生家长盛不衰。 ­

        清明节的阳光温暖着繁忙的田冲。远处坡地田间,麦苗正绿,油菜正黄,可这一切于田老汉来说,似乎只是遥远而陌生的童话,全无诗意。田老汉恋恋不舍地转身看了田举人的坟茔一眼就回家去了。 ­

   ­

                                                        三 ­

         一年过去了,田老汉的二房长孙田小盈终没考中。四年以后田小盈家准备盖新房娶媳妇。左挑右选,新房宅基终无定夺。其实田老汉人老心明眼贼精,他早已盯上了田老先生老屋旁边一块少有的风水宝地。可是,田老汉想入了骨却难于启齿。田老先生儿孙满堂,这样难得的风水宝地他舍得? ­

        中秋节的傍晚,天色渐黑,明澈的圆月高悬于浅淡的天幕。田老汉家早已备好丰盛的酒饭,重礼宴请田老先生。席间,两位老人浅饮叙旧,很是投机。 ­

        酒正酣时,田老先生知田老汉有话要说却始终不入正题,便话题突转:“成光弟,如此盛情款待愚兄,不知有何见教?” ­

        “少桑兄,哪里的话。小弟愚钝,几十年来,承蒙老兄关照,吃顿便饭,有何不可?”田老汉满脸谦卑。 ­

        “成光弟,有何指教,直言无妨。” ­

        “没什么,少桑兄。来来来,吃菜吃菜。”田老先生善饮,田老汉多疾,不能多饮,便吩咐三个儿子各敬田老先生一杯。田老先生沉稳一笑,也不推辞,上好的烧酒一饮而尽。 ­

        饭毕。田老先生内心斗争了许久,终于启齿:“少桑兄,今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

        “哦?说说看。”田老先生慢慢地呷着茶。 ­

        “我二房那不争气的孙子就要圆房了。你是知道的,总得有个窠吧。” ­

         田老先生静听不语。 ­

        “我想跟你打个商量,不知打不打得过来。” ­

        “成光弟今天说话怎么尽绕弯子,吞吞吐吐的了?”其实田老汉话刚到此,田老先生心已有底。 ­

        “我想跟你打个商量,我家盈儿想跟你家做个邻居凑个热闹,不知你依不依?” ­

        “哈哈哈,原来你是想我那三间屋基啊。” ­

        “少桑兄,你不肯也就算了。当我多嘴。”田老汉以为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

     “好说好说。” ­

        “真的?” ­

        “成光弟,我几时哄过你啊。我就成全你家盈儿吧。放心,我说了算。”田老汉儿孙早已成家立业在外,只有长子一脉尚在身边。这百年老屋,几净窗明,古色古香,住着已是绰绰有余的了,犯不着再大兴土木。但田老先生心里隐隐地仍有一丝不快,闹了半天,原来这老东西葫芦里卖的竟是这把药。 ­

        田老汉感动得不知所措,他没想到田老先生会如此之大度。 ­

        后来,当田老汉的子孙正在挥汗如雨、大兴土木的时候,田冲的人一下傻了眼,纷纷纳闷:这田老先生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如此难得的风水宝地,田老先生竟然弃如敝履。田老先生听后爽朗一笑,捋着灰白的胡须,无语而去。 ­

   ­

                                                       四 ­

        新房落成后,田老汉随孙乔迁,与田老先生毗邻而居。他们每日或弈棋叙旧,或品茗摸牌,精神好时也偶尔来两盅。遇到天晴日暖,他们或登游龙岗,面对田冲山水,指指点点;或握一钓竿到北边水库边坐上一两个钟头。 ­

        可是第二年冬天,田老汉却病倒于榻,月余不起了。田老先生一病不起,一方面缘于故疾拖累,更主要的是家庭的意外变故对他造成的致命打击。自从搬进福宅后,田老汉的长房儿媳进城赶集,从丈夫的摩托车后颠下摔伤,颅内淤血,左腿粉碎性骨折,花费一万多元不打紧,还落下一只瘸腿。更令田老汉无地自容的是,田老汉的三房孙女田甜年方二十,在南方打工,与人私奔,还生下一无名无份的野崽。田冲人传言,这田甜可丝毫没继承田冲诗书传家的淳正遗风,水性杨花,妖艳多情,被一南下淘金发迹而又膝下无子的有妇之夫包养年余,生下一子,弄到一笔可观的“青春损失费”后被遗弃。之后又勾引过好几个肥头,最后干脆与一外地打工佬私奔。这在田冲人眼中可是有辱门风的奇耻大辱。田老汉证实这个消息后不吃不喝在榻上整整躺了四天,滴水未进,滴米未尝,而且几次觅绳自挂。田老汉想不通,上好的福宅没住上两年怎么就变成倒霉的凶宅了呢?田老汉是在田老先生上门劝言后才腆着老脸下床的,但自此以后田老汉日见枯槁,精神恍惚,足不出户。 ­

        这天,田老先生又来看田老汉。田老汉躺在床上咳嗽之声令人心悸。田老先生掀开棉被一看,老汉头脚皆肿。 ­

        虽然没有下雪,但外面朔风劲吹,严寒彻骨。田老汉让田老先生把他扶坐床头,抓着田老先生的手无限伤感地说:“少桑兄,小弟命不如你,命贱命薄啊!如今行将就木,儿孙不肖,让先人蒙羞。经此一劫,我怕是打不过今年了。” ­

        田老先生心底掠过一阵悲凉。他安慰道:“万不可心急。成光弟,心放宽些,挺一挺也就过来了。”田老先生想:人生于世,稍不如愿,总免不了嗟怨——活腻了,活腻了。可是,真到了日暮黄昏、死之将至之时,其实脆弱得很。这田老先生就害怕了。 ­

        “少桑兄,你待我情同手足,现在看来,怕是不能回报了。来生再说吧。”田老汉眼角淌下几滴混浊的泪珠。田老先生知道此时田老汉心中其实伤感至极。 ­

        “你我本乃一族之脉。成光弟,不说这些吧。” ­

        田老汉好象没听见,继续说:“少桑兄,还记得民国22年吗?我可记得。” ­

        田老先生当然不会忘记。民国22年,田成光已是二十八岁的壮汉。是年冬天,国民党兵痞清剿乡里,抽丁抓壮。田成光也在抽调之列。伪保长带军匪到田冲抓人,田成光闻讯潜逃在外。抓不到儿子拿老子是问,军匪勃然大怒,将田成光的老父捆了个五花大绑,准备治罪。其时三十一岁的田成鸿虽一介儒生,却豪侠仗义,众交地方名流,颇受时人仰慕。况且田冲虽地处山野,然乃名村旺族,冲人家族观念,根深蒂固,坚如磐石。族人蒙难,没有不闻不问之理。于是田成鸿竭心尽智,左右周旋,上下打理,终使得成光老父虎口得脱。 ­

       “成光弟,你大概也忘了,小时候你还救过我一命哩。古人有言: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大恩。” ­

        田老汉当然更不会忘记。那是儿时,田成鸿邀田成光偷偷地到水库游泳,田成鸿不慎溺水,险些送命。田成光水性甚好,凫水相救。后来成鸿之严父田雷闻得此事,欲施家法;田成光急中生智,挺身而出,主动承担所谓教唆之责,才使田成鸿免受皮肉之苦。 ­

        有些人授人之恩,铭记于心,终日唠叨,那又何必?田老先生就是这样。儿时旧事,田老先生本不想提及。田老汉一听此言,心里果然舒服了不少。但他太理解田老汉此时的心情了 ­

        田老汉松开田老先生的手,正了正身子说:“病来如山倒,此乃天数。少桑兄,小弟还有一事相求。” ­

        “说吧,成光弟,只要我能办到。” ­

        “我这一生,虽也儿孙满堂,但终究不如你少桑兄,儿子儿孙,一个个出人头地,更没想到自己到老,晚节不保。还是我家风水不如是你家好啊。我走之后,你就让我睏在你父亲身边吧。那可是块风水宝地呀。” ­

        田老先生大吃一惊,他早就料到田老先生旧事重提,必有所求;但他万万没料到,田老汉最后提出的竟是如此有悖伦理的荒唐请求。 ­

        田冲祖例,族人谢世入葬,尊卑有序。只有辈份相同之人方可并排入葬,晚辈坟墓位居其下,另成一排,如此类推。这点田老汉不会不知。看来这田老汉若非病魔缠身、失其心智,便是贪恋宝地、走火入魔了。 ­

        唉,人啊,怎么就如此鬼迷心窍!这世间哪有什么风水宝地?其实,真正的风水宝地并不存于明山秀水,而存乎每个人的道德修为和虔心向善的心中。 ­

        田老汉乞求之眼紧盯田老先生。田老先生尴尬失措,难为至极。 ­

        “少桑兄,我自知不配。但你一世英名,言出如山。只要你金言定夺,田冲老少也就风平浪静了。” ­

        田老先生悲哀至极。这田老汉尚在阳界就选好西土之宿。田冲山水,一脉相通,要说风水宝地,岂会有别?田老先生沉吟良久,浩叹一声:“唉——,成光弟,我就担此骂名,答应了你吧。” ­

        田老汉忧心顿释,浊泪盈眶:“知我者,少桑兄也。老哥,难为你了,拜托拜托。” ­

        田老先生抽回被田老汉重新攒紧的手,也不作答,起身拂袖,飘然而去。,田老汉满堂儿孙,呆立室中,不知所措。 ­

   ­

                                                        五 ­

        第三天晌午,田老汉灯油耗尽,在儿孙们的悲号声中,安然辞世,享年72岁。出人意料的是,下葬的时候,田冲人并没有把田老汉并排葬在田老先生的父亲田苍轩身边,而是在掘墓时把田老举人身边的这块宝地花大力气降低了尺余,以示尊卑有别。田老汉的临终乞求没能如全愿,但总算也过得去。 ­

        第二年春天,一风水先生路过田冲,山前屋后转来转去,最后来到田老先生百年老屋之前,驻足观望。田老先生上前搭话:“先生有何指教,请到寒舍小憩如何?” ­

        风水先生也不称谢,指着田老先生南边的新舍发话:“这是谁家雅舍?” ­

        田老先生作了介绍。风水先生说:“倒是一块风水宝地,只是……可惜!” ­

        田老先生捋须微笑:“哦?先生有话言明。” ­

        风水先生手指新房:“可惜这房子面相过恶,势态欺人。房后之山,形如巨蟒。靠山虽好,只是这房子后檐过高,这就恰好卡住了蟒之咽喉。不好不好。” ­

        田老先生依然微笑无语。 ­

        风水先生接着说:“依我之见,这家前不久出过灾祸。若不改动,日后怕是还有难逃之劫数。”风水先生说完,飘然而去。田老先生也不挽留,微笑不语,摇了摇头进了老屋。 ­

        可是从此以后,新房少主田小盈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还生下一对孪生大胖小子。又过了十余年,田老先生早已作古。田老汉的曾孙也都长大成人,可始终没听说后世子孙得田老汉之荫庇而有一个读书考学、升官进爵、经商发达的。 ­

        难道田老先生生前苦心孤诣选定的这两块风水宝地失灵了?你说这不又是邪门儿了?田老汉如果在世,一定又会纳闷的。 ­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