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吴所求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

 
 
 

日志

 
 

【原创】只为伊人飘香(散文)  

2013-11-17 10:32:59|  分类: 历史星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读《傅雷传》心情碎语(二)

 【题记】但愿那些“又热烈又恬静,又深刻又朴素,又温柔又高傲,又微妙又直率”的人们,不再以悲惨的方式离去。

                ——曹红蓓:《知识分子的非正常告别》

 虽为远房表亲,却彼此心存爱慕,竹马青梅,爱情的篝火在两个少年的心中悄悄点燃;虽从父母之命,却结为情深伉俪,坚如磐石,至真至纯的爱情传为文苑艺坛佳话;虽夫刚妇柔,却“刚柔相济,琴瑟相谐”,温婉贤淑与刚烈暴躁融为一体;虽身处乱世,却忠诚不易,宁折不阿,以沫相濡,用生命的玉碎捍卫人格的尊严。这就是文艺理论家、批评家、著名的法国文学翻译家傅雷和夫人朱梅馥传奇而悲壮的人生。

 上了年纪的热爱法国文学的读者可能都知道傅雷,也知道他有个留学海外(波兰、英国)、一直未归的音乐天才儿子傅聪,但未必知道他的夫人朱梅馥女士。

 秀丽温馨的名字,端庄文静的气质,随和温顺的性格,贤淑豁达的胸怀,一如她的芳名——梅馥。这位出身书香门第、风华绝代的美女,早年就读并毕业于上海宴摩氏女校高中,受过良好的现代教育。她不仅通晓英文,写作文笔优美流畅;而且写得出一手娟秀的蝇头小楷,弹得一手漂亮的钢琴。“几乎一切中国标准的美德,都结集在她身上,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女性②”。

 朱梅馥生于1913220日恰逢农历正月十五。这是一个腊梅盛开的日子,长辈给她取名“梅福”以求天赐福。结婚时,傅雷先生嫌其名中“福”字俗气,改“福”为“馥”。“梅馥”之名暗含陆游词《卜算子·咏梅》之髓。

 朱梅馥15岁由叔父做媒与她心仪的19岁的傅雷定下终身。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正值青春豆蔻年华。不是没有优越的家庭环境,如果她继续选择学业深造,也许她能功成名就,出类拔萃,嫁入时人所说的豪门;不是没有聪颖的天资禀赋,如果她继续深造钢琴或者英文,也许她能成为一流的演奏家或大学教授。但是情窦初开的她从对一个少年书生怦怦心跳开始,她隐秘的心灵或许就有某种无言的期许和默默的等待。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这株优雅高洁的梅花从吐蕊的那一天开始,就只为伊人飘香……

 事业上,她是丈夫的得力助手和女秘书。

 在浪漫之都巴黎留学四年学成归来的傅雷,在上海美专担任着繁重的教学教研任务和各种琐碎的外事活动。朱梅馥有着良好的教养和高雅的兴趣,几十年来,傅雷工作中的大小事务,朱梅馥打点得有条不紊——整理文件,摘抄文稿,做卡片,接待不速之客,甚至读者熟知的洋洋25万字的《傅雷家书》在丈夫写毕寄出前,她都要一一用蝇头小楷一丝不苟地端正誊抄,留底存档,然后亲手寄出。为了傅雷的事业,她毅然放弃了不难获取的工作,而她的毕生职业就是一位优雅的家庭主妇,默默地陪同傅雷先生探讨艺术和人生,看书画,听音乐,读英文小说。先生高兴时,她随之欣喜无比;先生情绪焦虑时,她跟着心急如焚。用传记作者金梅先生的话说,“如果傅雷不是与朱梅馥结合,可以说,他的成就程度,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突出了。③”

 生活中,她是家庭里“最不重要(自语)”的贤妻良母。

 傅雷天性刚直,嫉恶如仇,教子严苛,脾气暴躁;而她,温柔善良,豁达宽容,善解人意,“爱丈夫,爱儿子,胜过自己的生命”。在教育儿子傅聪和傅敏时,傅雷恪守着儒家传统的方式,因此给儿子心灵或多或少地造成些阴影和伤害。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她,往往在家庭中扮演的是调解员的角色,在傅雷父子之间担当的又是消防员的责任。但性情柔弱的她,并非慑于夫权的无原则,而是为了孩子的成长、家庭的幸福和丈夫的事业做出牺牲。她是一个有原则的通情达理的妻子和母亲,既不嗔怒责怨丈夫,更不迁就袒护孩子。每有阴云笼罩家庭,她总是用丝丝温柔来吹散,用幽幽暗香来化解。她的性格“用上海话讲,她是阿弥陀佛,活菩萨。……完全是旧社会那种一点没文化的贤妻良母式的典型④”。

 人格上,她是传统儒家文化中视名节操守如生命的典范。

 昏暗的时势早已使他们的生活惶惑惊恐,多舛的命途早已将他们的命运连成一体,思亲的苦痛早已吞噬着他们的残破心灵。可是,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她和心爱的丈夫彼此搀扶一路走过,艰辛而又充实;动荡岁月中的损名毁节,她和一代大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坚定而不苟且。无论是19584月时代给傅雷先生戴上的“右派”帽子,还是19669月红卫兵夜以继日的抄家、凌辱,她总是义无反顾地站在丈夫身边。面对灾难厄运和丈夫“绝不与庸俗妥协,绝不向权势低头(傅雷语)”的绝世独立的愤慨孤傲,她和丈夫生死两相依,阴阳永不离,实现了“士可杀而不可辱”的文格与人格统一的誓言,也兑现了她对丈夫许下的“为了不使你孤单,你走的时候,我也一定要跟去”的凄美诺言。

 研究中国知识分子自杀问题的山西学者谢泳说道:“一门学科或者一个艺术门类中,当第一流人退出之后,它的衰落命运是不可避免的。”就像著名的教育家、古典文学研究巨匠程千帆教授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从武大流失到南京大学后,有人感叹“唐代文学研究的高峰从此不再在长江中游而在长江下游”一样。傅雷走了,留给那个特殊时代知识分子和文化精英落寞苍凉的背影,也留给后人无尽的追思和悲凉的嗟叹。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傅雷先生夫人朱梅馥——这位集中华民族传统妇女美德于一身的女子跟着也走了,那一年,她还只有54岁。可她那坚韧宽容、温婉豁达的性格和微笑慈善的面庞永远定格在世人的心中。这株坚毅执著的梅花,在她和丈夫生命最灿烂的青春岁月和盛年绽放幽香,又在那个万马齐喑而又口号震天的“文革”时代憔悴凋零。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腊梅优雅,超凡脱俗;玉人已去,香留人间。著名作家刘再复读《傅雷家书》曾经发出这样的慨叹:“应当为失去江山国土而忧愤,也应当为失去洁白的心灵而忧伤。

 寒冬里的那枝梅花,只为伊人飘香!

  
参考资料:
  
①《傅雷传》,金梅著,湖南文艺出版社199610月第2版第133页。
  
②《傅雷传》,同上,第134页。
  
③《傅雷传》,第143页。
  
④《傅雷传》,第142页。
   ⑤刘再复《傅雷与他的世界·洁白的纪念碑》

《傅雷家书(增补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出版社。
  
叶永烈:《解读傅雷一家·刚柔相济伉俪互助》,金城出版社。
   
余开伟:《文化烈士风范长存》,《文学自由谈》1994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