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吴所求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

 
 
 

日志

 
 

【原创】憨子③(小说·鄂东乡村人物系列之三)  

2014-11-16 13:35:10|  分类: 百味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憨子(小说)
鄂东乡村人物系列之三
    一转眼,憨子到了二十五岁还是光棍一条,可他成天乐呵呵的也没往心里去,一如既往地同儿时的玩伴打打闹闹。没找上老婆的憨子却成了娘的一块心病。憨子娘一碰到湾里的老婶嫩嫂就念叨这事。有人就对憨子娘开玩笑说:“憨子眼高,要身板有身板,要力气有力气,要农活有农活。一般的,憨子相不中。”也有人安慰憨子娘:“憨子憨儿有憨福。老嫂莫急,是缘分冇到。”
    憨子娘笑了笑:“就怕我这憨儿没那福分。”
    那时,寒冷的政治气氛还笼罩在乡村,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份子犹如避之惟恐不及的瘟疫。队里有一个从城里下放小队的绰号叫“眼镜”的文绉绉的右派,正在接受贫下中农的监督改造。运动一来,眼镜时不时被拉去批斗陪斗。自然,队里的脏活重活苦活,少不了派给右派。眼镜一家五口,养有俩女一子,大女儿芳名小满年方二十,生得白皙灵秀细皮嫩肉,一对水汪汪的杏仁眼儿更是勾人魂魄,让男人见了怦怦心跳。
    时值农忙“双抢”季节,天气酷热。乡下农活,没个轻重只有缓急。村民正午收工后,还有挑草头(捆好的稻穗)的重活。这文绉绉眼镜哪里吃得消?小满心疼父亲,一有重活总要帮父亲挑上几担。憨子心肠软,看到小满擦肩而过的身影,心就隐隐作痛,总是按捺住接过担子的冲动。这天挑了三担后,许是累了中暑了,眼镜一头栽倒在稻田,溅起满身污泥。
    没有人前去搀扶,只有人冷眼观望,只有人幸灾乐祸地讪笑。
    小满眼中噙满泪水:“我爸怎么啦,来人啊,快来人啊。帮个忙救救我爸吧!”哭声揉碎了憨子的心。
    阴阳怪气的蒜头看到憨子怜香惜玉想上前搭救的神态,就讥笑道:“憨子,上啊!嘿嘿,上也冇得戏。我敢打赌,救了眼镜,小满也不会嫁给你。小满要是嫁给你,我在湾里倒爬三圈。”
    憨子很想给蒜头一拳,瞪着蒜头一声怒骂:“我日你媳妇!”上前扶起眼镜背了起来,撒腿往卫生所疾跑。
    小满跟在屁股后泪眼汪汪地追赶。
    蒜头没料到,憨子闷声闷气地把小满搞到了手。第年腊月小年这天,小满成了憨子怀里的新娘。后来,老队长还 拿多次这做话把揶揄蒜头:“蒜头,你那三圈几时爬给大伙看啊?”
    新婚那夜,小满依偎在憨子怀里柔情似水,羞答答地问憨子:“憨子,那天你当真不怕?”
    “哪天?怕么事?”
    “就是去年救我爸那天。”
    “没往上想。再说我怕个毬啊!”
    小满温柔地抚摸着憨子的胸肌:“谢谢你,憨子!”
    “谢啥呀?”憨子有些不好意思,“对了,你是不是为谢我才嫁给我呀?”
    “去你的。”小满掐了憨子一把。
    “那为啥?”
    “你人好!”
    “我哪儿好?”
    “这儿好。”小满戳着憨子的心窝,笑了笑,“你不像有些人,狗眼看人低。”
    憨子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满满,今后谁再欺负你家,我跟他玩命!”
    “我不要你玩命。哦,我问你,听说你跟蒜头打赌,大热天去摸人家新媳妇的奶,有这事?”
    憨子不好意思:“莫听人瞎嚼舌根。”
    “嚼没嚼舌根你自个清楚。今后再信人肿,做些下三滥的事,我饶不了你!”小满嗔视着憨子。
    “打死我也不敢。”憨子嬉皮笑脸起来。
    娶了小满后,憨子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队里的农活干得更是卖力,还时不时过来帮眼镜丈人家干干活。有人羡慕憨子果然憨人有憨福,也有热衷政治运动的激进分子替憨子捏了把汗:“憨子,你娶个右派女儿,就不怕受牵连?”
    憨子脖子一硬头一扬:“我一不偷二不抢,一不反毛主席二不反党。吃自家的饭睡自家的炕,过自个的日子,我怕个毬!”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